苏州市城市管理局

苏州环卫部门一名垃圾清运工的24小时
来源: 苏州市城市管理局   发布日期: 2020-02-13 09:19  访问量:

早晨六点,天空微微泛白,老薛已经洗漱完毕,开始准备自己的早饭了。为了不吵醒还在熟睡的家人,他轻轻走进厨房,从冰箱里取出青菜,为自己做了一碗青菜挂面。想了想,他又取出一个鸡蛋,打了扔进了锅里。“为了下午不饿,早晨要吃得好一点。”老薛说。简单收拾后,老薛骑上电动车,向单位赶去。

老薛,全名薛遵义,苏州人,今年49岁,做垃圾清运工作两年多了。平时,他主要清运的是生活垃圾,疫情发生以来,他负责清运定点收治医院以及部分集中隔离点的生活垃圾。临危受命,老薛感慨自己责任不轻。

6点51分,老薛到达公司,经过了体温测量等检测环节后,老薛领取了口罩、消毒液、防护手套。由于要前往定点收治医院,老薛比其他人多领到一套防护服。公司担心老薛一个人忙不过来,又给他配了一个辅助工人。二人全副武装到位后,相视一笑,没有多说一句话,便匆忙开了全封闭垃圾压缩车,开启了一天的清运工作。

不少路口都采取了紧急封闭措施,这两日,老薛也研究起了新闻和手机地图,尽量避开封闭路口,节约时间。8点01分,老薛到达了相城区一度假区。老薛停好车,给站点的负责人打了一个电话,几分钟后,站点的工人送来12大袋密封好、外表已消过毒的垃圾。老薛和辅助工人赶忙将它们一一放进清运车中。交接完毕后,老薛拍了拍手,大步踏进驾驶室,关上车门,前往下一个站点。

上午9点14分,老薛来到渭塘镇一集中隔离点,经过近20分钟的搬运,他和辅助工人完成了这里的垃圾清运工作。“今天阴天,说不定要下雨。”老薛和辅助工人抬头看了看天空,丝毫不敢耽搁,准备赶往下一个站点。“这些生活垃圾,还是要赶紧清理掉,这样安全。”

此后,老薛他们又去了两个地方。

中午12点半,老薛和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的门卫师傅打了个招呼后,便开着车向该院的停车场方向驶去。”我们已经连着来这里工作了好多天了,没觉得这里有多危险,我们只做自己该做的活。”老薛说。

和市五院垃圾清运的负责人简单交接了几句后,老薛戴上了防护手套,和辅助工人一起将一个个黑色大垃圾袋搬到垃圾车中。“这里是任务最重的一个站点,每天有差不多80袋垃圾,我们俩也要忙乎一个小时。”老薛说。

为了防止垃圾袋破损,老薛一只手拎住封口处,一只手拖住袋底,小心翼翼地将垃圾放进车内。“这辆车能装4吨重的垃圾,但是为了避免弄破垃圾袋,现在垃圾都不压实,一辆车最多装一吨半垃圾。”

尽管刚刚过了立春,但是站在风口处,还是明显能感觉到阵阵寒意。而老薛却早已满身是汗,额头的汗水顺着护目镜大滴大滴地往下流。13点36分,二人顺利完成医院的垃圾清运工作。“一上午没喝水,是有点口渴了。”老薛笑了笑又说,“习惯了,我们都能坚持。”

“走吧。”顾不上休息,老薛和辅助工人又上了车。“这些垃圾必须尽快运到垃圾处置厂处理掉。”老薛粗略算了算,大半天忙下来,他和辅助工人大约清运了120大袋垃圾,约半吨重。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后,他们的车到达了七子山垃圾处置厂。“进去后我必须全程坐在车上,不能再下来了。”

经过地磅称重后,老薛的车通过垃圾输送通道,进入了卸料平台等待区。平台的工作人员开始对他的车进行全面消毒,并拦截了其他入场的垃圾车,清场处理这批特殊的生活垃圾。

消毒完毕后,老薛开着车进入指定的卸料门。垃圾压缩车自动将车内的一百多袋垃圾倒入指定区域后,车间内的抓斗将这些垃圾分别投入几个焚烧炉料斗中。老薛坐在垃圾车的驾驶室内,通过左前方的电子监控屏幕,看着机器和工人的操作。十几分钟后,平台的工作人员开始对老薛的车、地面、卸料门、清扫工具等一一进行清洁消毒。一切结束后,工作人员告诉老薛可以离场了。老薛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15点02分。

从七子山开回公司,还需要40分钟时间。一天的工作接近尾声,老薛和辅助工的心里都轻松了许多。开回公司的停车场后,二人开始对车辆进行清洗、消毒。脱下所有防护装备后,两人看着对方脸上、眼眶上的压痕,不禁相互笑了笑,然后匆匆向洗手间赶去,上厕所、给自己消毒。

“我不用穿尿不湿的。”老薛有点羞涩。由于穿着防护服,老薛从早晨八点起就没有上过厕所了。“我们都习惯了,喝水少,去厕所就少。”说话间,老薛拿起一大杯水,一口喝下去,心满意足地往家赶去。

不到五点,老薛的妻子已经做好了饭菜等着他。老薛洗漱完毕后,将衣服晾在阳台上,一家三口开始吃饭。这是老薛今日的第二顿饭。看见桌上有自己爱吃的鲫鱼汤、洋葱炒肉丝,老薛非常开心。

“我基本上九点多就睡觉了,因为明天一大早还要起来工作,养好精神很重要。”老薛说。

相关稿件